互联网大佬们2017花式打脸:年度十大打脸人物

  互联网大佬们在2017花式打脸,下面来看年度十大打脸人物。2017年是互联网大事频出的一年,前有360退股回A,后有金融科技公司扎堆赴美,BAT市值屡创新高,新美大快将24个英文字母融完。得意者如周亚辉,看着当年夸下的海口惊呼:我终于做到了;失意者如贾跃亭,看着当年吹过的牛X感叹:小薇(贾跃亭夫人甘薇)都不信我了。

  纵观2017年的投资圈与科技圈,大佬们立flag的本事日趋成熟。当然,立flag就难免有被推翻的时候,下面,将带各位观众欣赏互联网大佬们2017年的花式变脸计。

  2017年11月7日,刚刚宣布被360借壳的江南嘉捷正式复牌,这意味着蛰伏两年,周鸿祎和他的360还是回来了。

  周鸿祎对于借壳上市的flag颠覆也在那天正式完成。

  时间追溯到2015年6月,360宣布私有化,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 360正式从纽交所退市并完成私有化。私有化资金来源包括抵押360大楼和一系列“360”商标等换来的贷款,以及招商银行等提供的7年期30亿美元贷款。

  在刚刚完成私有化的时候,A股市场上冒出大量的360概念股,彼时的周鸿祎对外发声:“谣言太多,我们没有任何资本方面的考虑,没跟任何人谈(借壳上市)。”并表示,壳公司就不要找360了。

  2017年9月12日,周鸿祎在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上,再度回应了借壳传闻。面对媒体的当面质疑,周鸿祎说:公司上市一定会严格遵照政府规定,不要听信传言。

  两度否定借壳,却在最后选择了壳公司。大佬周鸿祎不仅喜欢颠覆别人,颠覆自己也有一手。

  2017年8月21日,有消息称,饿了么最快将在一周内收购百度外卖。这之后消息坐实,百度外卖被饿了么收购。在百度选择all in AI的今天,百度外卖打包出售是一件可以预见的事,但是曾几何时,百度也曾宣布要豪掷200亿扶持O2O。

  在2014年,O2O概念大热之时,百度也顺势提出了“连接人与服务”的战略口号,并不断地接触和 O2O 相关的项目。成立于 2014 年的百度外卖(前身为新业务发展部)踩上了百度转型的关键期,一度受到了百度高层的极高重视。2015 年下半年百度外卖正式拆分独立,李彦宏也高调表示要拿 200 个亿支持 O2O 的发展。

  3年过去了,百度外卖从一开始切入白领市场,抢占大量份额,到如今作价42亿人民币出售,正是眼见他平地起高楼,眼见他高楼坍塌,2017年,李彦宏的一封6000字的内部信中,只字未提外卖业务,释放了将收缩o2o战线的信号。对于百度外卖而言,它曾经承载着百度业务转型的重要责任,只是在百度选择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以后它的任务已经渐渐消失了。200亿的投资言犹在耳,只剩下已经脱离了百度的百度外卖让人不胜唏嘘。

  2017年7月,在融创宣布注资乐视150亿后的第六个月,乐视在北京召开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现场未见到贾跃亭,只有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出席。

  据了解,当时的临时股东大会以记名投票方式对会议全部议案表决。会议进行了约15分钟就结束了,现场不设交流环节。

  但是尽管如此,现场还是涌进了大量的乐视中小股东与债主,不得已孙宏斌还是回应了一些回答。一位小股东问,孙宏斌投资乐视的时候已经做过尽职调查,为什么乐视还是出现了100亿元的资金敞口。但乐视网董秘制止了这个问题。面对蜂拥而至的讨债者,孙宏斌自信地表示“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的大屏肯定是没问题的,现在确实有些困难,第一步是把债权人稳定,然后我们再借点钱,资金不是问题。”

  话音未落,次日,融创的一系列负面消息发酵,融创中国股价蒸发66亿港元,在当时一度引起人们猜想。任性买买买的孙宏斌刚刚夸下海口资金不是问题,第二天就被自家的股价出卖了。

  时至今日,距离孙宏斌放出资金不是问题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个多月,乐视的资金和债务问题不仅未能得到任何解决,甚至愈演愈烈。2017年11月20日晚间,为缓解乐视上市体系资金压力,乐视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乐视致新向融创方面借款,此事还引起了深交所对于利益输送问题的关注。

  对于现在的乐视网而言,复牌遥遥无期,资金链问题更是看不到任何解决的希望。资金不是问题的话已经说了五个月,乐视的欠款是真的没能补上。

  知名投资人朱啸虎向来是投资圈的红人,一方面由于他看项目的能力奇准,投出过滴滴这样的独角兽;一方面由于他点评辛辣,动不动就能放出豪言。

  去年九月,作为ofo的早期投资人,朱啸虎断言“共享单车将在90天内结束战争。”,按照粗略推算,朱啸虎认为战争结束的时间将在2017年1月份,但是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都过去了,共享单车的战争不仅没有结束,还因为第二梯队的逐渐掉队而成了话题中心。

  2017年6月,朱啸虎与马化腾在朋友圈互怼,对于ofo和摩拜谁是一哥僵持不下,朱啸虎放言,“一年后看数据见分晓”。

  6月24日,朱啸虎还在公开场合上表示,摩拜和OFO目前没有可能合并,双方认知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可是不足三个月,在上海举行的“第三届复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朱啸虎光速变脸称:唯有两家合并才能盈利。朱啸虎两次三番的言论,每一句都引起了媒体和吃瓜群众的关注,但是每一次都不一样。外人看的一团雾水,不知ofo的创始人戴维与摩拜CEO王晓峰作何感想?

  2010年6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向领导汇报工作中表示,“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此外,马云还曾公开表态“饿死不做游戏”。

  马云的一番陈词可谓是慷慨激昂,时隔7年,这番言论依旧振聋发聩,但是眼见着竞争队友腾讯,在文娱和游戏行业平地高楼,阿里巴巴显然有些坐不住了。早在阿里巴巴推出手机游戏平台时,关于马云食言的言论就甚嚣尘上,但是当时的阿里巴巴终究还未参与到游戏的开发和运营过程中。

  但是2017年9月26日,阿里阿里大文娱宣布成立游戏事业群,下设开放平台事业部和互动娱乐事业部。此外,阿里大文娱还宣布全资收购由网易前COO詹钟晖等创办的简悦。

  如此高调的成立游戏事业部并收购简悦足以说明,阿里巴巴已经准备大力下注游戏产业。尽管饿死不做游戏的言论仍言犹在耳,但是话说回来,不饿死,不就可以做了嘛。

  自2014年起,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就曾多次宣称,腾讯不做硬件,不做手机。在当时,他认为,虽然很多公司在做手机或者投资手机,但是腾讯不会,腾讯还是希望和大家合作,利用自身的软件和内容优势,合作做生态。“对腾讯来说,我们做的是软件服务和内容产业,双方有非常大的互补性。”

  但是,话说太满的马化腾没想到,仅仅三年后,腾讯就涉及了硬件领域。

  2017年6月,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由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整合而成)发布了首款QQ阅读电子书。如同亚马逊一样,涉及硬件领域的腾讯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想为自己的付费内容以及更多的服务寻找载体。

  其实马化腾的食言岂止这一次,腾讯在硬件领域的探索由来已久,只是这些硬件并没有足够的名气, 这当中包括智能手表、智能台灯等。

  “我是陈欧,我为自己代言。”这句曾经伴随聚美优品成长起来的广告语想必到现在还是会令人印象深刻。正是这个广告在当年掀起了“陈欧体”的热潮,而1983年出生的陈欧和聚美优品也一炮而红。

  不知不觉,陈欧体已经出现了5年的时间,80后霸道总裁也变成了上市公司老板。2017年对于陈欧而言,肯定是五味杂陈的一年。

  2017年5月,王思聪在微博上表示,共享充电宝要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随后陈欧转发了这条微博,并未自己刚刚投资3亿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街电”站台。

  但就在陈欧和王思聪互怼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后,街电就被爆出现离职潮,其创始软件团队与硬件负责人集体离职。而且因聚美入局,现有股权被严重稀释。

  2017年7月份,聚美优品被曝出创始团队成员、副总裁戴雨森即将离职。面对喧嚣的传言,陈欧在7月7日的微博上写到,媒体的爆料为“黑稿”,并爆粗口。但是时隔不足20天,他曾经的搭档、兄弟戴雨森确认离职加盟真格基金。

  2017年6月16日,位于上海的上海迪士尼乐园迎来了一周年生日。作为中国内地首家迪士尼乐园,开业之前游客们的期待还历历在目。

  这当中不能避免会被想起来的就是曾放下豪言,让迪士尼十年不能盈利的王健林。1年前在上海迪士尼即将开业之际,中国首富王健林曾公开表示,“要让迪士尼中国的这一块财务十年到二十年之内盈不了利。”

  此前根据上海迪士尼乐园公布的数据其日均接待3万游客,是上海欢乐谷的6倍左右。据彭博社报道,迪士尼CFO Christine McCarthy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上海迪士尼乐园于2017年Q2财季“小幅盈利”,并预计在2017财年结束时(10月份)达到“收支平衡”。

  说好的一年不让迪士尼盈利的王健林,不知面对迪士尼的这样一份成绩单作何感想,当然,在出售了万达文旅项目以后,万达与迪士尼的竞争关系有所缓和,如今的他对于当初的豪言似乎也不再提及。

  北京时间10月18日晚,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趣店正式在美上市,开盘价34.35美元,较24美元的发行价上涨43%。当日收盘报收29.18美元美元。趣店市值达115.12亿美元,不仅超过信而富、宜人贷等其他金融科技概念股,也超过P2P鼻祖企业LendingClub。趣店创始人罗敏身家超过百亿元人民币。

  这是今年趣店上市首日的表现,罗敏凭借这次创业顺利加入百亿富豪俱乐部,可是对于趣店的大讨论才刚刚开始。

  趣店幕后的投资人周亚辉的一篇文章引起了外界对于趣店的巨大好奇,金融原罪,让趣店在很长一段时间疲于应付,无奈下,罗敏接受自媒体人程苓峰的采访。

  在采访中,他表示“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就这样。”

  原本围绕趣店的讨论并没有因为罗敏在采访时的“慷慨”而划伤句号,网友的调侃和戏谑层出不穷。

  并且,趣店并没有像罗敏所说的那般慷慨。据了解,趣店在招股书上有明确表示,首先,趣店会通过发短信和自动打语音电话给借款人催款;如果没有成功,趣店的催收人员会人工打电话给借款人,必要时还会上门当面收款。其中,如果用户逾期20天以上,趣店会主动向芝麻信用披露。

  也就是说,趣店对于催收是有明确方式的,而且其催收手段主要是依赖支付宝和芝麻信用。真正可以让趣店放弃催收的原因只有三种:借款人死亡、被认定为欺诈、逾期达到180天以上或者催收达到一定次数。

  罗敏的此次回应直接引发一次互联网的大讨论,此后对于趣店的声讨和评论愈演愈烈,罗敏为此彻底取消了其他媒体的采访,噤声至今。

  谈到2017年的变脸第一位,除了贾跃亭,恐怕无人能当。2017年7月4日,贾跃亭去往北美,当时贾跃亭称:只是短期出国,一周内就会回来。

  7月13日,乐视方面对外表示:“贾总将于近期回国,极有可能在一两周内,具体时间根据美国事宜进展而定。”

  7月17日,乐视网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在北京市朝阳区伯豪瑞廷酒店召开。由于会场周围出现了大批供应商讨薪,大会在15分钟内匆匆结束,就此孙宏斌接手乐视网,贾跃亭依旧没有出现。

  10月31日,媒体报道因乐视网IPO财务造假发审委多人被抓,乐视网再次陷入造假风波。

  11月7日,贾跃亭接受媒体采访,回应称乐视网IPO并未造假,并称一直在为FF奔走融资,并称“暂时不回国,回了之后来不了美国FF就垮了。”

  从下周回国到暂不回国,这个曾经身价400多亿的男人如今在国内债台高筑,数次更改回国时间,数次变脸导致国内对于贾跃亭以及乐视的讨论维持了近半年时间。不夸张的说关于贾跃亭的消息可以在绝大多数新闻版块占据头条。当下周回国成了段子以后,证监会发文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行义务。

  贾跃亭,证监会喊你回家吃饭,你到底还会不会回来了?

.zbo_con2{ height: 100px; }.zbo_con.zbo_con2 dd{ padding-top: 20px; }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